中文|English
| 推薦2 消失之島 There once was an island _1
By Wednesday Koong

片中充滿著大海的浪淘呼喚,
閱聽人彷如在肚裡汪洋的一葉扁舟,
潮起潮落是母體起伏的心跳,
然若為了守住家園必須一步一步走向溺斃的路途,
該不該放手選擇未知好壞的風景,
而「家」的定義又究竟是甚麼?
父親擁有五個孩子必須扛起沉重的生計,
餵食海鷗是教育兒子傳統釣魚的第一課。

若隨著他漫步到海邊,岸線越來越逼近原有的生活空間, 兒時玩耍的地方早已淹沒不見,
隨替而來的是髒汙的海水、暖化影響的鹽水入侵,
導致充滿蚊子的小花園已長不出健康的芋葉,
為慶祝新生兒砍下的芋頭越顯勉強。
午後則看下一代跟著節奏跳傳統舞蹈,
擔心與世隔絕的島文化終走向沒落;
在一天中,他最喜歡坐著釣魚等待的時光,
也許此刻陽光照耀的他,能捍衛自己找到的定位,
堅定的拉扯釣魚線,好像未來已能緊緊掌握手中。
老一輩的人遇到越來越艱困的環境變化卻不願離開,
他們努力想要保有記憶中的宇宙,
亦不打算搬遷到一個無法保證安穩的新地點,
他們依戀著舊有的手中沙,他們深信上帝原有的安排;
相對於整個島必須靠著沒有根據的投票決定未來,
出現第一位離島生活的女性,勇敢選擇了不同的小徑。
決心信仰的她傳教般的強力疾呼島內友朋:
「有很多事情我們不懂,也有很多事情我們已經懂得,
重點要把事情做得對,而將要如何才能了解上帝的決定?」
對她而言離開島的依戀,是唯一預言式的出路,
越晚離開這座孤絕的小島,適應的時間需要越長,
下一代要承擔的損失就越大。
政府看似安排了為期一年的鄰近大島搬遷計畫,
然而就在一次洪水入侵的經驗中,
淹進家裡的水痕可以殘酷的看出島內資源的確缺乏,
政府的淡漠或無力對待也可從不通的漁船對話中逐漸明確。
基於對於洪水劇烈的宣告生活環境的惡劣,
父親不想離開生長地、文化、傳統,以及生活型式的態度開始動搖,
說服兒子搬遷的好處時也同時對自己信心喊話,
畢竟這是為了下一代的未來,那不改變就看得到必然式微的未來。
影片結尾時,政府對重搬遷仍沒有做出可見的進展,
相關單位也未見對原本島內的改善幫忙,
與其說他們必須抉擇究竟何處為家?
不如說這些兩難的決定已非重點,
人天生就合該是這大地的小小一份子,
損失了其中看似螻蟻的一塊,其實就錯過很多:
「每個人都遠比想像中對這世界重要。」
這是與自然的浪相應擊著的難解歌聲唱的,
這是彷彿原本就生在這片海底少年呼吸的,
這是島內居民的聖詩及疾聲吶喊的,
這是那和妳一樣關心著這世界每一個角落的鏡頭平實顯現的。